怀念儿时的土炕
【字号: 新华网( 2019-12-23 09:29)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毛伟涛

  □毛伟涛

  瘦弱的枯草,零落的败叶又一次向世界宣告寒冷冬日的来临。身处繁华都市之中的我,虽感受着融融暖气带来的舒适和温馨,但思绪还是不由自主的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落,想起曾在天寒地冻的时节里带给全家温暖的土炕。也许人世间真的有能穿透岁月的力量,有能使人历久弥新的记忆。

  农村有句俗语:“二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这是农村人安贫乐道,朴实勤劳的真实写照,也道出了父辈们与土炕无法割舍的情怀。在北方的乡村,家家户户都会有一方土炕,那是全家人躲避风雪、抵御严寒的必需品。但是如果要建造一个土炕,可是需要花费一定功夫的。首先需要制作土坯,俗称“炕面子”,土炕的土坯是由粘土或者小麦秸秆制作而成。先用水将粘土浇透,再撒上裁成小段的小麦秸秆,为了搅拌均匀,需要男人们赤着双脚挽高裤腿在泥巴中来回踩踏。等到粘土、水、秸秆被搅拌均匀之后,拿出正方形的土坯模子放在地上,在底层撒上土灰,把和好的泥巴倒入模子中。涂抹平整,风干些许,然后用圆平的木锤锤打表面使其整齐瓷实。再晾干一些,取掉模子竖起直立靠墙晒干。等到彻底干透之后,再把它一块块架在早就砌好的炕柱上拼接成完整的一个大炕,最后用泥巴塞满缝隙抹平晾干。乡下人都把这个环节称为“盘炕”。等铺上粗席、被褥,这样一个温馨的土炕就做好了。

  在冬日阴暗的傍晚,母亲总会早早地拿起一堆积攒在后院的柴火,塞进炕洞然后点火,用宽大的蒲扇煽火烧炕。浓密的青烟从烟囱涌出,瞬间笼罩了母亲的身躯,也缭绕了院落,弥漫了乡村,此时的乡村显得的格外静谧安详。铺着粗布格子床单的土炕温暖起来了,在外做工的父亲,顶着风霜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倚着被子一躺,一会儿工夫,原本冰冷僵硬的身骨柔软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舒展了。儿时在学校里挨了一天冻的我,每次放学回家就急匆匆脱鞋上炕。只要将手脚伸入被窝,寒冷的感觉立刻烟消云散。土炕就像母亲慈爱的笑容、无微不至的关怀一样温暖。

  脱鞋上炕也是在腊冬季节里最热情的待客之道,因为再也没有比热炕更舒适的地方。每逢家里来了客人,母亲的第一句话就是:“天冷,先上炕”。即使再紧急的事,先上炕再说。等主客都围坐在热炕头上,感受着满满的温暖,再说些家长里短,何其惬意。热炕不仅是连接亲情的纽带,也是体现邻里之间友好和睦、亲密无间的工具。一方小小的土炕也浸润着父辈们无私、慷慨、奉献他人的情感。

  在农人的眼里,有了土炕也就有了家,有了土炕家也就有了根。在那一盘盘土炕上无数乡人歇息、繁衍、逐梦、甚至生与死周而复始的奋起延续,驱走了无数寒冷的长夜,也迎来了无数灿烂绚丽的旭日。只要躺在土炕上白日无数的恩怨烦恼也会渐渐淡忘,继续前行的勇气又会再一次鼓起。

  直到今天,每到冬日的夜晚,我依然会想起土炕上母亲在昏黄的灯光下,纳鞋底、打毛衣的情景;想起我们姐弟围坐在炕桌前做作业的情景;想起每逢过年时,全家人在炕头一边看着春晚,一边享受着美味年夜饭的情景。

  土炕承载着我太多儿时的记忆,也印刻着贫瘠生活状态下父母的艰辛和全家人劳动的快乐。如今每次回老家,再躺上热乎乎的炕头,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艰难跋涉在远方的游子,一下子找到了生命的归途和宁静的港湾。有土炕的日子总是那么的快乐和祥和,关于土炕的记忆也如陈酿般甘甜而绵长。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376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