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的香
【字号: 新华网( 2019-12-20 10:10)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赵智远

  妈妈是个勤快、做事认真的农村妇女,做得一手可口的农家饭菜,麻腐包子就是其中之一。春天,洋芋下种之后,妈妈拿出上年储存的线麻籽,认真挑拣出半碗颗粒饱满的作种子。第二天,她右手拿一把小铲子,左手提着一只装了麻籽的小罐,在洋芋地四周的田埂边,三步一下蹲,用小铲在地面撬开一道口,把两三粒麻种溜在里面。麻苗长到两三寸高时,妈妈在每丛麻苗中选一株最壮实的留下来,弱小的全被剔除。夏天,麻稞长得有一米多高,主秆上长出一些分支,碧绿的麻叶在风中婆娑。不久,在每个枝杈顶间,会结出不少麻籽。秋天,麻籽成熟了,妈妈把麻稞收回家。在秋阳的照射下,麻叶干枯了。中午时分,火热的阳光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粒粒麻籽从麻稞上蹦出来,好似一个个音符在小院里跳动。一会工夫,麻籽都被妈妈用木棒敲下来了,经过簸筛,三四升麻籽就被收拾干净,储存起来。种麻籽,是妈妈每年必做的事情,即使在大集体的年月,她也要在自留地边种上麻籽。

  有了麻籽就可以做麻腐。做麻腐,先要把麻籽粉碎。我家原有一个小手磨,摇动它就可以粉碎麻籽。后来,小磨竟然不见了,妈妈只好用臼窝捣或拿玻璃瓶在案板上擀。之后,她把粉碎了的麻籽放进清水里,反复地搓揉,把麻仁、油脂从籽皮上全洗下来,然后用面箩滤掉种皮。这时,妈妈把麻仁水倒进锅里,坐在小火上。当麻仁水即将烧开时,她舀一勺淡淡的醋水,看见有气泡泛起,就滴一点醋水,锅里马上就有云团丝絮状的白色腐乳花泛起,她用细笊篱迅速地把麻腐花捞出来。如是反复,直到把水里的麻腐全部提取干净,取麻腐的工作才算完成。

  接着,妈妈把七八个洋芋切成细丝,在开水里汆过后,捞出。再剥一把大葱,切成葱花,同洋芋丝、麻腐、食盐、花椒粉等搅和拌匀,再炝一勺烧热的菜籽油,包子馅就做好了。这时,妈妈又在已经发好的面里搭上碱,就开始包包子。

  妈妈做麻腐包子,讲究要“皮薄、馅满、个头不大、褶皱均匀”,个个都要“圆圆满满”,决不允许有“七大八小”和“面疙瘩”包子出现。这样的包子,上笼十几分钟就蒸好了。

  如今母亲作古已十几年了,她勤俭持家的风范和慈祥的音容笑貌,总叫我魂牵梦萦。她做的麻腐包子,是我心头的最香。(赵智远)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368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