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
【字号: 新华网( 2019-12-18 09:11)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王望文

  □王望文

  儿时的约定,是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

  “孙子,口袋里装那么多小石头干嘛?”“舅爷,我喜欢这些石头,你看他们多好看啊”“那你以后多多来看舅爷,舅爷带你去河边捡石头好不好?”“嗯嗯,等我长大了,我要给舅爷和舅婆买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舅爷要带我去河边捡小石头哦!”“嗯嗯,舅爷等着你长大给我们买好吃的呢,还等着享你的福哩!”

  那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小男孩在春天的对话,与其说是对话,还不如说是约定,那是一场彼此默契的约定。老人是受过苦的人,经受过饥荒,遇到过天灾,挨过饿,受过冻,知道吃不饱肚子是什么滋味。在那种年代下,把几个孩子辛辛苦苦拉扯大更是不容易。所以,老人的愿望很淳朴,那就是希望子女都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能吃一碗轻松的饱饭,说是要晚辈买好吃的去看他们,其实是想多见见孩子,和孩子多说说话。因为平时大家都忙,陪他们聊天的时间很少,因此老人孤独,也怕孤单。

  就这样,打我记事起,我每年都会去睡睡舅婆的那一方土炕,躺在舅爷舅婆的土炕上,一觉就睡到了天大亮。早上日头升的老高了,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院子里的小泥炉里升起的缕缕炊烟,听着他们一边喝着茶吃着馍一边说说笑笑的聊着天,有时可能抱怨是他们的说笑声打扰了我的好觉,还会去跟他们耍小脾气,抱怨他们说话声音太大。后来随着我考上大学,离开他们时间久了,却又很怀念舅爷舅婆的热炕,甚至想再一次被他们的说笑声吵醒。就在此刻,我才深深的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回不来了。今年夏天再见到老人时,老人拄着拐棍,并且说话也不是那么顺溜,听声音也很吃力。我才感觉到他们确实是老了。我半开玩笑地说:“舅爷,我带好吃的来看你了,你带我去河边捡石头吧!”老人像个孩子一样哈哈笑着说:“舅爷老喽,没本事了,你扶着舅爷去河边转转吧……”

  临走的时候,我握着舅爷的手说:“舅爷,你等着我过年回来还带着好吃的来看你!”舅爷眯着眼说:“好,孙子长大了,我等着你的好吃的,等着你冬天放寒假了再来看舅爷。”

  这是老人和男孩的又一次约定,只不过,这次是在夏天,男孩也长大了。可是,男孩不知道,那一次约定,竟是永别。

  很快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了,西北的冬天是那么的寒冷,是那种干的冷。在老家,虽然有火炉,但依旧抵挡不了北风乎乎的喧嚣。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两个月前给老人打电话,告诉舅婆想家了,舅婆说:“十月十八有会(我们那边的庙会),你要是想回来的话回来看看吧。”老人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我顿了顿,想到周末的政策课,想到自己接的兼职,自己也已经大三了,能多学一点是一点吧,再加上十二月份的本科评估,顿时感觉自己可能走不开没时间,但又不想让他们失望,于是说:“嗯,我再看吧,到时候如果有时间我就回来了。”

  一个月前和妈妈打电话。

  电话那头,是妈妈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对我说:“儿子,你舅爷”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我不仅打了个颤,感到空气是那么的压抑,像要把我压垮一样,喉咙干的发不出来响声,只是在那儿抽泣。我自责:如果自己前段时间回趟家,也就没有了最后的遗憾;如果多给他们打打电话,那就可以和他们多说说话,平时都是一个月打一个电话,怎么偏偏这次,时间隔了这么长,前天晚上还想着等这次忙完了周末给他们打个电话,抱起话筒和他们好好聊聊,但是,最终老人们没有等到孙子的电话。我总是说自己忙,忙吗?对,确实忙,尽管我一直是家里的乖孩子,也一直是生活中的拼搏者和奋斗者,但我却是一个不合格的子女,对亲人来说,我没有花时间去陪他们,也没有给他们应有的关心和照顾,我所仅有的只是一个月一个电话中的简短的嘘寒问暖,这些,对于我们子女来说,太微不足道了……是啊,我应该回去送老人最后一程,但是,来不及了……

  突然感觉到在这天地之间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是啊,我明天还要早起,还要去值班,还要去忙。时间是最无情的,它可以一声不响的把你最爱的亲人从你身边悄悄带走,没有一点预兆,永远那么突然,就像一个玩笑,在你不经意间发生了。对自己的亲人,身边的人好一些吧,多花点时间好好陪陪他们,陪伴才是最好的礼物,不论你有多忙,不要等失去了才追悔莫及。这是一个永无期涯的约定,也是我一辈子的心结。老人,愿您走好,愿您再也没有挨饿受冻的日子,愿您在那边安好!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359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