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炫舞
【字号: 新华网( 2019-12-17 09:08)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我对洋汤天池的认识是从鹅耳枥开始的,一棵粗壮的鹅耳枥在天池边对天空时时长啸一声,那浑圆长啸中有冲破云霄的意蕴。鹅耳枥把自己的身影雕刻在蓝汪汪的天池水波里,那哗哗起伏的水波打湿游人的眼睛,树木与水波、天空、近水远峰和谐出自然之趣。

天池把倩影投放到文县的崇山峻岭中,傲然栖居在平静的湖泊。沿国道212线乘车弯弯曲曲绕过12道拐后,顺洋汤河逆向而行就可长驱直入绝世完美的文县洋汤天池。蓝色湖壁忘记了年月日、半径和周长。

蓝色是天池的主色调,犬牙参差的山峰把天池围成近似长条的不规则椭圆形大湖,山挺拔在湖边,深深地倒栽在97米的深水中,守护着蓝色炫动。山上的树荫,无论时辰如何变化,这里的山麓总给人们习习山风拂面芬芳之意。每当微风拂过,那蓝色的湖面掠过丝丝缕缕的蓝色涟漪一直荡涤下去,直到消失在远山近黛中。就算没有风声来临,那光滑的湖面也会绰约起来,把美打在湖面上,变幻莫测的蓝,借助湖面的涌动上演风情。

天池水蓝得炫舞,一列列野鸭子不顾游人视野眷顾,划开湖面径自勇敢地跃进湖面,酷似我小时候玩打水漂的石头,捡起石头使出最大劲儿向水中央扔去,石头在水面连翻几个跟头,运气好的话,石头划破水面就落入对面的岸边了,天池水面的野鸭子似乎一溜烟掠过湖面,腾空而起后又稳稳当当地落在湖水中央,不像石块借助劲道飘向岸上去了。

天池之蓝,坐落在天魏湫里。天魏湫握住蓝笔画出云天辞藻、画出近山远黛的凌波江面的倩影,也画出游人的笑颜飘忽的姿态,这里的蓝是变幻姿势的,一会儿靛蓝初破、一会儿藏蓝挽起头巾、一会儿浅蓝顾盼,把天池打扮得琉璃摇曳,四季流连忘返。

岁月裸露在神山佳水中,研磨过天空的云彩,刻意在这里梳妆打扮。呈现给天池之蓝的层次感,立体美。天池的蓝,比水更蓝,比森林更幽深。在高山地带,在崇山峻岭之间,眼前蓦然出现海平面,海拔2400米的天池水晶中,海拔重新跃进,平平静静的天池上海拔线落在“零点”上,蓝色陶醉在湖上,人们对蓝色重新认识,重新解构,这种蓝与海蓝之蓝有别,海蓝之蓝是粗犷之蓝,天池之蓝是婉约之蓝;与蓝天之蓝又有别,蓝天之蓝是恢宏之蓝,天池之蓝是一种融进四季植物更迭的水之蓝。天池的蓝是刀子蓝,剖开了人们的视野,天池湖面成了第二道海拔线,海拔的第二道防线,横在文县境内,拥山抱水,形成了天池之水的第一波蓝色,游弋出绰约风姿,波光潋滟。山之绿翠呈现出第二波蓝,等着下水,不用人们眼光催促就纷纷投湖了,成为倒影之美,深陷水晶幽深的蓝波之中,向大地深处探进。蓝天是天池蓝的第三个阶梯,高悬的蓝天彻头彻尾地唱响蓝色曲,在天池这架钢琴上走旋律,拍打着天池之蓝。呼啸而来的蓝铺天盖地而来,浓浓地笼罩在方圆20多公里的湖面上,在蓝色之中,人们也着上了蓝装,似乎一切提前在那里布防着,守着这里的一山一水。

在中生代时,这里曾刮起一场蓝色风暴。那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在洋汤天池登陆,蓝色从东西南北四角汹涌而起,淹没了山谷。水发源于岩石,凡是在岩石断裂处,形成一款山丘隔离带,在茂密山峰劲道的打压下,大地经受不住压力,纷纷渗出涔涔水流,洋汤天池就是在大地的打压下冒出了汩汩清流,由于四围的山丘阻挡了流程,洋汤河分成小分队逐级向低陷处流去。在水流涌入量大于流走量的氛围中,日积月累地形成了高山湖泊,山蓝蓝、地蓝蓝、天蓝蓝,一切都在演奏着蓝色交响乐,在中生代那个远离我们的生存空间中诞生了如今名声斐然的洋汤天池。

这是蓝色妩媚的女子,掐着蓝色花花而来,迈着轻灵曼舞的脚步,荡涤出天赐玉体的美貌在高山出浴而来,披着蓝色纱巾,从方圆20公里的疆域里登陆。

仙女石的传说,依然叙说着西山老母思念女儿的伤心泪,洋汤神烙下的五指洞在山蓝水碧中滴落着岁月的杯盏,神奇三色树、不明水生物、夜见莲花开、水岸六彩带上了蓝色之醉,似乎一切都泡在蓝色中,共同打造了洋汤天池的蓝色炫舞曲。(丹麓听翁)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35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