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这部教材书厉害了! 《习字入门》百年后再版
2019年08月29日 17:17:50
来源: 兰州晨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再版《习字入门》

  “永字八法”

  图文呼应,一目了然

  刘养锋

  民国甘肃学者刘养锋的《习字入门》于2019年7月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一百年前的1919年该书由中华书局首次出版。

  作为一部为书法初学者提供门径的读物,《习字入门》深入浅出,举例详实,分析透彻,结构科学,图文并茂,深受书法学习者喜爱推崇。

  评论家吴辰旭表示:百年间这本书曾先后被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湖北美术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等竞相以“中国经典书画丛书”原版印刷,一字未改,此次再版恰逢百年,由此证明此书不愧为“国之经典”。

  《习字入门》作者刘养锋系民国学者,也是有全国影响的本土书法家,于古典、书法等造诣深厚。1894年刘养锋出生于甘肃庆阳西峰的一耕读世家,髫龄时入私塾,聪慧过人,乡邻誉为“神童”。

  1918年毕业于兰州中学,因其学业卓异,国家选派入日本大学深造,归国后于1926年入冯玉祥所率西北军吉鸿昌部任职,于1933年委身杏坛,曾任甘肃学院(兰州大学前身)训育长兼教授,新中国成立后,任平凉、庆阳专署文教科科长等职。

 “一部初涉书法者的教材书”

  《习字入门》一书包括总论、楷书、行书、草书和结论五章内容,结合“行由楷生,草由行出”的特点,该书在内容上突出了楷书的重要,继之介绍行书和草书,循序渐进,不枝不蔓,严整有序。

  作为一部以童蒙为主兼及初涉书法者的教材书,该书一个很突出的特点是简明扼要的文字之外,更配以图示,图文呼应,一目了然,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初学者怎么执笔?如何运用指腕?这些《习字入门》中都有图照示范,照图学习,迅速掌握执笔窍门。还有,初习书法该是从大字入手呢还是小楷?不着急,《习字入门》已经给出了答案:“初学以大字为先,若从小楷入手,便无骨力。放大亦难。故必先从径寸以外之字入手,兼习五六寸之大字,日二十字,使笔笔适至合法地步,乃可练习小楷。”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该书作者刘养锋结合自己的书写经验和书法发展历史,在“永字八法”(有观点说永字包含了书法中全部的八种笔画,写好这个字就等于写好了所有的字)“分部配合法”“全字笔画先后”“全字结构举例”四节,详加图解说明,把汉字艺术的美学法则讲得明白晓畅,且颇具创新,使得初学者一入道即上正途,免去了许多错讹与歧路。

   “一个坚守杏坛30余载的大书家”

  60多岁的刘旭宾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小时候书法习字时用爷爷刘养锋写的“仿格”比描红多。仿格是习字的一种通用做法,即把名人字帖放在下面一笔一画地仿写。用刘养锋的字帖为“仿格”开始书法习字,是从刘旭宾的父亲那一辈开始的,这个习俗在刘家延续几代,后来,刘旭宾身为教师的父亲还把它带到学校教给学生们。

  “拄个文明棍,戴副金丝眼镜,围一围巾,坐着洋车去教课,教完课,回来读书写字。”刘旭宾心中的爷爷永远是他童年记忆中的那个教书先生。“他老人家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教书育人。”刘旭宾说爷爷刘养锋解放前曾官至宁夏省政府代理秘书长,任省教育厅厅长,但他后来能毅然辞了官职,去当教书先生,一干就是30多年。据《甘肃省志·人物志》记载:民国二十二年(1933)刘养锋任平凉中学国文、英文教员;民国二十七年任甘肃学院训导长兼教授。民国三十年筹建镇原中学并任校长。

  刘旭宾的父亲乃至几个父辈的叔伯都是教师,家族大多从事教育事业,被省政府评为“教育世家”并授牌,耕读传家是他们刘家秉持的家风。

“爷爷是1960年去世的,奶奶记着爷爷临终遗言:穷死,娃娃也要把学上上。就这样,靠着砸石头、打短工的奶奶,我的父亲还有叔伯都把书念下了。”爷爷刘养锋最为孙子刘旭宾所敬仰的还是他的刚正不阿,公私分明的个性。“爷爷一辈子决不允许家里人沾国家一分钱的光。新中国成立后,他在政府部门工作,因为一场重病,花费不少,家里借了不少债。但这个药费他坚决不让政府报销,他说自己得病了为何要国家掏钱?这笔钱直到爷爷去世三年后家里才还清。”

几年前,刘旭宾的父亲想给自己的父亲刘养锋出本书,后来这本名为《刘养锋墨迹选》的书印了3000来本,以赠送方式给了喜书法者。刘旭宾记得为了找到爷爷的墨迹,他父亲骑着自行车去乡野四处寻访。

“书法诸体中,爷爷的魏碑尤为业界认可。欧阳中石先生看其作品大加赞赏:‘刘公绝为一代书家,尤为魏笔堪称绝妙,是我学习并引用到书法教学的好凡例。’并欣然命笔题写书名。只是因为种种原因,爷爷的墨迹我们自己家里倒是没有多少,多在乡邻中。爷爷的字写得好,十里八乡都知道,只要上门求字的,不管是谁,爷爷都有求必应。”刘旭宾说他父亲小时候曾经跟着爷爷去四处写字,记得爷爷身上就带笔墨,一连写几天但内容都没有重复的。“我爷爷在古典文学上堪称造诣深厚,著有《离骚笔笺》、《养锋诗文集》等。”刘旭宾无不自豪地说道。

兰州晨报/掌上兰州记者 雷媛

本版照片由兰州晨报/掌上兰州记者 雷媛 翻拍

( 编辑:张静)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651124938110